追蹤
美麗新世界社區復健中心
關於部落格
我們相信精神障礙者可以有未來、可以有希望,我們相信除了住院一定還有其他更好的選擇,我們相信只要有個滋養的環境、給些機會與時間,我們能夠重新站起,歡迎加入生命中另一處的美麗新世界~
  • 77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。。打進去拉出來。。......January 18, 2007

我在面對精神障礙者工作的過程中,常常會遇到一連串的問題,我們到底要投入多少的時間、人力、心力,把一位精神障礙者拉出來才叫划得來,投入這麼多值不值得,符不符合成本效益等等的因素。

首先我想要先鋪陳的是為什麼要把精神障礙者拉出來,這麼做的用意,到底是為了中心,還是為了我的潛在服務對象,此外,還涉及到了有沒有違反我最在意「自主權」的問題,會不會侵犯到她/他的主體性。

這麼來說好了,我所面對的服務對象大部分是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的人,在症狀學上常常會把退縮、缺乏動機視為是「病人」的負性症狀,可是在我接觸的過程中,我反而相信,這是他們很擔心沒辦法融入外界生活的表徵,他們擔心、疑慮、焦慮及倍感壓力等,常常是我們所忽略的,對一般人很容易做到的事,他們卻必須分成十分之一、百分之一,一點一滴的緩慢前進,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有可能達到別人的一小步,可是這樣常常被效率的觀點所排除了,但是並不代表不想走出來,只是他們沒法適應用一樣的尺去測量不一樣的人,可是身為一個人,他們不能也無法自外於社會,只因為不符合規格,便無法去享受愛人與被愛,被歸屬、被關懷大家一夥的感覺,可是有誰能夠傾聽見我們服務對象內心深處的吶喊!因為不能被傾聽所以被粗暴的拘禁,因為不能被歸屬所以被輕易的放棄,到頭來到底是誰生病了!

從以精神病病人為主體來說,有誰能夠理解,一旦現在剝奪了我們目前所有的一切,包括知覺、感受,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子,我們會活下來嗎?還是苟延殘喘?我們要嘛繼續活在虛擬的世界中,要嘛選擇離開這個世界,我們能夠繼續卑微著活著嗎?我們該如何看待自己?因為這個世界對我們是壓制的!因此,我們可以大聲的說願意留下來的其實都是生命的勇者阿!有些人不願意醒,是因為還沒有一處有柔軟滋養的環境,能夠無條件的接納等待,我們是怎麼看待「生命」這回事的。

相信我,我所寫出來的不到感受的十分之一,我所感受到的又不到生命經驗者本身實際的體驗百分之一,我們只需在上班時間去面對,但我們的朋友卻在二十四小時的生命中反覆掙扎,朋友在落難的時候是需要別人拉他一把的。

因此,基於這樣的信念與想法,我們相信只要給予機會,有些人的人生就會開始變得不一樣,可是怎麼做!我的作法常常是「去拜訪」,和他聊聊,就像朋友聊天一樣,沒有預設立場的,只是想交朋友而已,只是告訴他,有個地方有著更多的朋友;如果妳不想出來,那就我們去,我們只是想跟你交個朋友而已,有交通的問題,我們來接妳;因為我們知道,一旦妳走出來,認識更多更多的朋友時,就不是那麼需要我們了,我們就可以慢慢退居幕後,因為你已經擁有很多很多的朋友了;妳會喜歡上這個地方,妳也願意來到這個地方,妳也願意去幫助其他的朋友,因為我們都是一夥的!這就是所謂的打進去、拉出來!

用專業一點的話,不過就是建立關係、降低阻力,增加助力而已。

因此,從事精神醫療社會工作者的角色,當在走入社區的那一剎那,原有所謹守的界線,相對位置其實是馬上受到衝撞的,在醫院穿上白袍的時候,是有一個框架告訴我們什麼應該作!什麼不應該作!也框架了服務的範圍,很多事情我們覺得該做,但總是等著別人來做,所以我們轉介,可是我們什麼時候有踏進我們服務對象的生活,甚至生命中去聽見或看見呢?難道我們不能期待自己再多作一些嗎?

我還記得當初我們為了一位潛在的服務對象一直拒絕跟我們碰面,但我們還是不放棄,至少他的家人也蠻願意我們去他家的,吃了幾次閉門羹,我們還是願意多給一些機會,只因為曾經有我們的學員告訴我們,不要輕易放棄任何一位潛在的服務對象,因為在這段過程中,都需要朋友的,目前不開門,只是他還沒準備好。

但後來在跟幾位朋友發展這些關係的時候,我發現很有意思的是,我們和朋友之間的界線其實是飄浮游移的,在尊重朋友的主體性前提下,我們會依據當下的反應,立即的調整我們的界線,當我的朋友們感覺到安全了些,才又試探的挑戰一下界線,把彼此的關係拓展更深一層,當我們開始與朋友們開始接觸後,這樣的關係就像是反覆循環卻又逐漸深入的關係。

於是下一個步驟便是邀請朋友來到中心,時間長短不拘,只要願意來,願意離開家裡,我們就覺得有其意義,當來到中心後,他會有專屬的學員和他建立關係,一起聊天、一起認識環境、認識新的朋友,開始瞭解這是個什麼地方,當想離開時,他只要跟他的伙伴交代一下,沒有任何人會攔阻,因為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力,我們只是會出於家人的關心,當妳覺得寂寞的時候,隨時都可以回來這裡,因為這是一個家。

可是有些人遇到的是,每天要來到中心都是困難的,因此,我們開發了交通車,工作人員輪流去接,雖然有時接回來不到二小時,人就不見了,讓人覺得喪氣,但是一次次的堅持,後面的結果告訴我們是值得的,許多的學員,我們看著他們從接送來回,到只接不送,再到自己處理交通,我們都看見一個人克服種種阻礙的勇氣與毅力,只因為這裡讓人覺得有意義、被歸屬,所以願意來。

回過頭來,我們還是會問,我們即使知道這個方法有效,可是我們到底要怎麼看待這件事情,划不划得來,成本效益的問題,我們幫助一個人走出來,到底要花多少的時間、人力、金錢才叫值得呢?我想這其實又是見仁見智了!我們的回應是,只要能夠把一個人從家裡拉出來,其實多少都值得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